来自 365bet官网 2020-07-08 08:09 的文章

今天,我们怎样做记者

  

  

  贾永在神仙湾哨所。

  二、眼力:记者的眼光,决定记者的高度!

  1991年早春,我参加西藏和平解放40周年报道。当时的背景是,一些不了解中国实际情况的国外政客和媒体对我们国家尤其是对我国西藏的人权问题多有指责。我国政府为此明确指出:对于一个民族来说,人权,首先是人民的生存权、独立权、发展权。

  那么,怎样才能在报道中体现中国政府的这一主张,既为西藏真实的人权状况提供一个有力的佐证,又能巧妙地对国际上关于西藏人权的种种毫无根据的舆论予以回击?那时候还没有青藏铁路。我没有像很多记者一样直接飞向拉萨,而是沿着青藏公路乘汽车边思考、边采访、边往拉萨赶。没想到,这次让我差点丢掉性命的行程,竟使我获得了一个重大发现:连通内地与拉萨的两条高原公路,原来是一个巨大的“人”字。一“丿”,川藏公路;一“乀”,青藏公路。

  拉萨有史以来的第一辆汽车,是当时统治印度的英国人赠送的,但是,开到了中印边境就开不动了。为啥?没有路啊。所以不得不拆成零件用牦牛运到了拉萨,并且,那辆汽车几十年再也没有开出过拉萨城。西藏和平解放后,达赖、班禅要来北京见毛主席,不得不绕道印度再到东南亚,再飞到北京。同样还是因为没有路!但是,共产党人却给西藏没有通向内地的公路的历史画上了句号。后来,又修通了格尔木通往拉萨的输油管线。

  正是这两条被藏族同胞称之为“彩虹”,颂之为 “金桥”的高原公路 ,构成了西藏生存与发展的生命线,成为他们心中“托起太阳的哈达”。你想啊,多少的奴隶娃子当年就是通过这两条路,走出了西藏,走到了内地,走到了中央民族大学,走到了人民大会堂。

  联想当时的国际背景,我知道,我已经找到了这篇报道的正确的路——这便是属于全人类的这个巨大的“人”字。

  通讯的开头是这样写的——

  一“丿” 一“乀”,一个巨大的“人”字雄居全人类公认的世界屋脊之上。一“丿”——川藏公路;一“乀”——青藏公路。

  随着两条世界上最高最奇的公路的出现,遥远的西藏不再遥远,沉默的冰山不再沉默。驼铃散去,凝固成一个个人与路的永恒故事。

  为了修筑这两条路,4000多个英灵化作了生命的路基;为了守护这两条路,1400多个年轻生命永远地留在了苍莽高原。川藏兵站部汽车某团,牺牲在通往西藏运输线上的烈士,超过了这个团在朝鲜战场上牺牲的人数。青藏兵站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仅是英年早逝的团级干部就有14位。